欢迎您来到卡瑞网络!

团购行业昙花一现 “裁员潮”起

2011-09-20 09:52:54 motlhuhu 0
   “那个前途一片光明的梦只做了39天!”阿亮(化名),今年27岁,在两家大型团购网站的同时邀请下选择了高朋。物流组,专职全国货物销售,3500元的底薪外加提成,全行薪资最高,每月通信费100元,交通费200元……这份工作在阿亮看来,前途一片光明。然而,入职后39天,阿亮被辞退,事先全无预兆。

  高朋团购网是由美国团购鼻祖GROUPON 与腾讯合资,于2011年2月28日正式上线,双方各出资5000万美元(约3.25亿元人民币)。但就是在如此雄厚的实力下,高朋还是裁员风波不断,据被辞退员工集体委托的律师对高朋维权QQ群的统计,截至8月中旬,13个分站被撤,20个分站部分裁员,全国已超过500名员工被辞退。

  高朋的裁员风波并不孤立,几乎同一时间,户外广告随处可见的窝窝团(团购网站)也刮起了“裁员风”。据悉,裁员总人数目前尚难统计,但至少在100人左右。根据团购导航网站“团800”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8月末,北京地区约有116家团购网站甚至突然“消失”,大批消费者损失惨重。

  对于团购网站突然急转直下的形势,不少业内人士早有预言。早在团购网站兴起之初,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就在自己微博中直言:“一年之内,99%的团购网站都要死。”

  备份客户资料后旋即被辞退

  阿亮,2008年毕业于湖北某大学,电子商务专业。从2010年开始,这个专业的学生就业主要流向是当年势不可挡的团购网站。今年初,因原来工作的礼品代购网站解散而失业,阿亮重新寻找工作,目标当然也是团购网站,但他已经意识到,很多团购网站都不稳定。

  “要选实力雄厚的!”这是阿亮给自己定的目标。在开心网和高朋之间,阿亮几乎没费多大心思就选择了高朋。物流组,专职全国货物的销售,底薪3500元,外加提成。在团购网站里,这个底薪是全行最高的,开心网当时只能给出1600元的底薪。更明显的比较是,开心网在广州只有员工十来人,办公的地址也相对偏僻。但高朋则租在天河城旁边的粤海大厦,上百人的办公室“一望无际”。

  7月18日阿亮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培训。阿亮说,培训之初,培训师就明确告诫他们,所有员工不得互相打探底薪,每个员工的收入都不一样。随后的工作中,阿亮果然发现,从阿里巴巴或凡客等大型网站跳槽来此的同事,底薪比他高出500至1000元不等。

  他还拿出高朋的一份内部员工手册给记者看,每月通信费100元,交通费200元,出差补贴,一线城市300元/天,二、三线城市200元/天……各种条款清晰可见。这一切,当时在他看来“这份工作前途一片光明”。

  但8月26日午饭前,总监突然把阿亮叫到办公室,“把手上客户的资料给办公室备份一下吧!”阿亮当时没多想,很快把客户资料都上交了。午饭回来后,再次被叫入办公室的阿亮得到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总监很简单地说,业绩不行啊!出去交代一下吧!你在高朋的工作就到今天了!”阿亮回忆,这时,距离他入职仅仅39天,在被辞退前,他拉回来的商品已经上线,有8000多元的营业额,另外两张单即将“飞”来,“我不是业绩最差的”。

  为防被追讨辞退变辞职

  下午两点,人力资源部通知阿亮办理离职手续,和他同时被辞退的还有另外两名物流组的员工。更让阿亮气愤的是,他明明在离职原因的空格中勾的是“辞退”,但是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人员却直接改成了“辞职”。阿亮现场问了为什么,但是工作人员没有给出答复。

  公司规定在下午之前必须离开,为了抓紧时间收拾东西,阿亮没在较真,但也正是这个疏忽,让阿亮失去了谈判的资格。

  高朋被裁员工代理律师赵占领分析,虽然依据劳动合同法规定,在试用期内只有具备这几种情形之一,用人单位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严重失职、患病、经培训或调岗之后仍不能胜任工作。在这种情况下,高朋的裁员明显不符合规定,但是如果离职报告显示为主动“辞职”,那就基本失去了追讨的资格。

  裁员风波闹了整整一月后,GROUPON 才首度承认其在华公司“正在辞退一些表现不佳的员工”,但并未透露具体的裁员比例。根据被委托律师从高朋维权QQ群的统计资料所得,截至8月中旬,已有13个分站被撤,20个分站部分裁员,全国已超过500名员工被辞退。裁员风波目前已波及广州,据统计,广州已有至少20名员工被辞退。

  记者随后咨询高朋广州分公司人力资源部李姓经理,对方表示,关于辞退员工一事,全部是由总部决定的,她不方便接受采访。但阿亮在被辞退两天后,她还曾接到北京总公司的电话询问工作进展。

  上午签合同下午被辞退

  其实,不单止高朋,此前有报道称,开心团购甚至号称打造全国最大团购网站的拉手网(微博)等都有相应的“瘦身”动作。户外广告随处可见的窝窝团也是其中之一,它的裁员风波甚至比高朋更早。

  小林(化名)是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5月18日在窝窝团品控部工作。7月5日,公司忽然以战略调整、人员缩编为由通知他换岗到薪资更低的客服部门,要么就走人。

  小林认为,换岗只是裁员的“幌子”。因为客服工作环境差,经常加夜班,一个同事调过去仅一天,就遭遇了部门领导故意刁难,明摆着逼人走。

  相比小林,某分站员工阿奇(化名)的被裁经历更显荒诞。今年7月某日,他上午刚和单位签了劳动合同,下午却被辞退了。据赵占领透露,6月底至7月初,窝窝团销售、技术、人事、品控部门均大量裁员。同时,多个分站如鄂尔多斯、合肥分站被整体裁撤。裁员总人数目前尚难统计,但至少100人。

  据悉,北京总部是裁员重灾区,以品控部和销售部为甚。品控部原来40人左右,目前已裁去近2/3,销售部6人全部被裁。上海地区同样遭遇“清洗”。知情人士说,上海站员工总数已从顶峰时的约120人减至50多人。

  但在此之前,团购网站的势头确实很猛,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0年度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底,网络团购企业数量曾达到1880家。

  作为代理律师的赵占领,同时也是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专家委员,他认为团购网站不断爆出裁员的消息,最直接的原因是资金问题,由于团购网站数量短时间内激增,同行之间为了拼抢用户和市场份额开始了贴身肉搏,价格战便是最直接的体现,这使团购行业毛利率从之前的20%左右直降到目前的5%,加之部分团购网站又疯狂烧钱做广告,必然导致入不敷出,收支严重不平衡,很多团购网站已经无力负担巨额的人力成本,只能通过裁员来挽救企业。

  据了解,人力资源成本在团购网站中占比非常大,有时会超过在广告、营销方面的投入,因为广告具有周期性,而人力资源成本则是常规性支出。未来一段时间,或将进入裁员高峰期,幅度有可能达到10%~50%,有的甚至会超过这一比例。

  即使大洋彼岸,团购网站的市场发展也并不顺利。根据外媒报道,Facebook宣布将在数周内关闭团购业务DailyDeals.对于团购业务的关闭,Facebook的解释是,“在将用户引向本地业务上,社交方式大有可为”,例如,通过在线广告、报纸等媒体,提供赞助与签到优惠服务,帮助本地化业务与用户联系起来。

  李开复曾预言:“年内99%团购网站死掉”

  团购刚出来的时候,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曾经发过一条微博:“一年之内,99%的团购网站都要死。”至今他仍认为他的预言是对的,“只是他们比我想象的还活得长一点,因为投资人比我想象的傻一点。”

  他对这句话的解释是:2010年底至今年年初有一段时间融资特别火,无论是优酷、人人的上市,或者是拉手、美团的融资,他们的估值都被高估了若干倍,你可以说2倍也可以说5倍,“如果是5倍的话你把他们的融资额除以5,那今天就会倒一大堆了。”

  如今他在微博中解释当初的预言时仍表示,“我当时的理由依然成立。”团购网站并没有给商家提供足够大的价值,而且把他们带上了坐满一个桌子客人去赔钱更多的状态。再加上消费者的投诉,不可持续的品牌和用户黏度,以及乱烧钱,团购网站只会越烧越不赚钱。如果说有一种网站有黏度,那恐怕也是团购导航。他说他认识的大部分人团购商品都是到导航里搜的,这样团购网站的价值就被放小了,非倒不可。

  艾瑞咨询近日一份调查数据也佐证了李开复的预言,现在排名前十的团购网站大约覆盖60%的团购用户。分析师预测,在今年底,全国团购网站数量会维持在3~5家,大部分中小型团购网站在过冬期都会被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