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卡瑞网络!

雅虎公司:一个互联网时代的没落贵族

2011-09-26 09:36:31 motlhuhu 0
   股价连续两年疲软的老牌互联网巨头雅虎,当CEO遭解雇时,股价大涨6.27%。

  “我很不幸地告诉你们,雅虎董事长已经在电话中通知我被解雇。我很荣幸与你们一同工作,希望你们未来一切顺利。”坦率的巴茨用短短两句的电邮内容结束了两年半任期。

  此时,距离她的合同期还有一年时间。CFO莫斯随即被任命为临时CEO。

  被称作“互联网门外汉”的巴茨离开,外界并没感到太多意外。任内两年,雅虎业务几乎停滞不前,本土广告收入下滑,搜索业务外包给微软,与阿里巴巴支付宝股权转移事件导致管理层面临多起股东诉讼……

  不过,对没落的贵族雅虎而言,更换CEO恐怕也难东山再起。

  “雅虎的颓势几乎已经很难逆转,并不只是巴茨的个人原因。”一位曾在雅虎台湾任职4年的前高管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谈到曾经叱咤风云的雅虎,他叹气地说“很遗憾”。

  雅虎不是1997年时的苹果,也难有乔布斯一样的灵魂人物回归重整旗鼓。这几年的雅虎创新步伐止步不前,面临着有流量却难赚钱的窘境,Google、Facebook等有创新力的竞争对手的挑战 ……种种积弊下,这家早已被边缘化的网站想要作出反击变得越来越难。

  英雄谢幕

  Yahoo!这个带有惊叹号的公司,已经很多年没给业界带来任何惊喜。

  1994年初,斯坦福大学学生杨致远与大卫·费罗开发了“杨致远的WWW指南”网站,那是雅虎雏形。1996年,雅虎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少数盈利的网络公司。

  在雅虎中国前总裁谢文看来,一直到2006年初,雅虎都是世界第一大互联网公司。但由于不坚持创新、决策失误、动作迟缓,很快就没落了。

  雅虎衰落早有先兆。2001年,受到互联网泡沫破灭影响,收入锐减。杨致远向没有任何互联网背景、不懂技术的好莱坞巨头特里·塞梅尔抛出绣球,请他掌舵雅虎,以便成为一家媒体公司。

  “从特里·塞梅尔执掌CEO开始,雅虎一个很大的方向性错误是雅虎一直把自己当成了媒体来经营,而非一个互联网或技术含量高的高科技公司来经营。整个公司聚焦的核心与运营思维上和谷歌比较有很大的差距。” 曾在雅虎中国任职5年的雅虎中国区资深副总裁、现群邑中国互动行销董事总经理陈建豪对本报说。

  当时的塞梅尔和杨致远,都忽视了谷歌这一极具竞争力的对手。

  天使投资人蔡文胜曾将二者做这样的对比:雅虎就是雇了1000个最著名的编辑,在推荐内容;谷歌雇了1000个最聪明的工程师搭建一个非常好的内容提供给你。待雅虎发现谷歌的真正价值并奋起直追时,为时已晚。

  2007年6月,杨致远出任雅虎CEO,满腔热情的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带领公司走上复兴之路。不过最终雅虎情形却变得更糟。

  “Jerry(杨致远)在这段时期的参与不再有开创事业时的敏锐度。”陈建豪说。

  2008年2月,微软提议以每股33美元的价格收购雅虎。这项交易能够帮助杨致远和雅虎走出困境。不过杨致远却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游戏,不仅拒绝了微软的报价,称这一价格“大大低估了”公司的真正价值,也不符合股东利益。

  杨致远的这一决定,被评为科技行业十大最糟糕CEO决策之一。

  2009年,巴茨接替了下课的杨致远。这位曾让陷入经营困境的软件商Autodesk起死回生而闻名的铁娘子从雅虎得到的薪酬高达4720万美元,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CEO。

  不过被寄予厚望的巴茨也终究未能让雅虎翻身。她曾进行过不少大刀阔斧的改革,如颠覆了原有的组织构架,更换高管并削减成本,大幅裁员。去年,雅虎与微软达成协议,将搜索外包给微软。

  巴茨任职期间,雅虎对亚洲资产的处置也遭人诟病。股东看重的亚洲核心资产阿里巴巴集团发生支付宝股权转移事件,也被外界猜测为其被解雇的一个重要原因。

  谢文认为,巴茨的收缩战略确实为雅虎节约不小成本,不过当一个企业本身并不创造新的增长价值、原始的核心竞争力渐失时,颓势已很难扭转。

  或面临被收购命运

  往日风光早已不再,越来越多的黑马闯了进来。

  外媒报道称,微软接管了雅虎本来擅长的搜索引擎技术和广告业务,使得雅虎创新人才纷纷跑去谷歌、Facebook等公司。

  在搜索上被谷歌击败,而以Facebook为代表的社交网络的崛起给雅虎不小的冲击。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预测,今年雅虎在美国展示广告市场的份额将降至13.1%,去年为14.4%。Facebook的份额将增长至17.7%,去年为12.2%,谷歌将从去年的8.6%增至9.3%。

  其中,雅虎在美国的广告总营收份额将从去年的13.3%降至11%。谷歌预计将从38.5%增至40.8%,Facebook将从4.6%增至7%。

  时至今日,网民们更喜欢流连于谷歌、Facebook和Twitter之间。反观雅虎,近年来几乎没有任何一款市场认可的新产品出现。雅虎的内容资产仍然拥有庞大的流量,但无论在对移动互联网还是社交媒体等多种互联网趋势的把脉和布局上,雅虎始终欠缺敏锐度与行动力。

  此外,雅虎几次战略投资、收购也难令业界看到亮点。雅虎去年错失了对Groupon和FourSquare的收购。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几年雅虎在产品上的创新、互联网方面的创新几乎是零,在移动、社交等互联网发展大的布局几乎没有什么前瞻性的想法,反而更多的是把精力花在一些华而不实的营销方面。”陈建豪说。

  网络时代的英雄正在谢幕。谢文直言,从公司的生命周期来看,雅虎已经进入到了植物人状态。

  据传,包括银湖资本在内的私募股权和新闻集团等媒体巨头都对雅虎有兴趣。多位雅虎前高管对本报表示,未来不排除雅虎拆分出售可能。

  留给雅虎的机会已经不多。易观资本首席分析师刘冠吾认为,雅虎需要重新定位才能焕发生机,它应该学习新浪微博的创新。不过,从以往雅虎对互联网趋势的迟钝反应看,涅槃重生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气。